第 7 章(1 / 4)

唐嘉木的一席话,犹如远空泛起的电闪雷鸣,将江瓷的注意力从陈年旧事的回忆里抽离,转而聚焦在鹭时身上。

啊?

什么书?

江瓷结结实实愣住,没懂这一出戏的神展开。文字越听越小众,怎么她和唐嘉木N年前的破事,竟然能扯上鹭时?

唐嘉木还在一旁激动发言:“江瓷,你可千万不能相信这种虚伪的心机男。”

“你闭嘴。”江瓷喝他一声,骤然看向鹭时,“情书是怎么回事?”

宣文文送她回文创园那晚,在车里全方位帮她科普鹭时的高中事迹。大篇幅高光赞美中,江瓷摘出关键词:学霸以及男神。

唐嘉木张了张嘴,还想说什么,江瓷怒瞪他,又扭头,视线重回鹭时身上。顶灯自上而下洒落,眼睫处投下一小片阴影,窥不透他的内心。

“他许你什么了?竟然能请得动大、学、霸帮他写情书。”江瓷语气微凉,眼尾压着不输雨天的低气压。

“他,咳。”鹭时指节碰碰鼻尖,撕开多年前的无心之举,“他帮我买一个学期早餐。”

江瓷微张嘴,瞬间瞪大眼睛,痛心疾首:“你竟然为了早餐出卖自己的才华!”

“如果对你造成了困扰和伤害,在这里跟你说一声抱歉。”鹭时眼神很诚恳,“不过我可以发誓,情书是他写的,我只是代抄。”

丹田积蓄浊气,江瓷极其缓慢呼出一口,最后只能恼火地一翻眼珠子。

凭什么代抄情书就能换一个学期早餐,字好看了不起啊?!她高中的时候,幸幸苦苦帮班里的体育生画暗恋女生的Q版画像,五张才换一个鸡腿!一对比,简直就是赔本买卖!

另一旁,刚消停下来的唐嘉木又恢复精神起,他急切过来拉江瓷的手:“江瓷,我们复合吧?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

复合?

江瓷作势掏掏耳朵,仿佛在说:什么玩意?

冷哼一声抽回手,她快被唐嘉木逗笑了,春晚的小品比这可差远了,真当她这儿是垃圾回收中心?

唐嘉木不依不饶,嘴里说想她忘不了她心里只有她,还试图靠近江瓷。

江瓷已经做好踹他一脚泄愤的准备,手腕却被温热的掌心扣住,把她拉到一旁。鹭时将人隔开,说,这样闹下去就没意思了。

不知戳到了他哪根脆弱易碎的神经,唐嘉木言语行为突然很激动:“没意思?我跟她睡的时候,她叫的可是我的名字。她喊过你名字吗?”

话一出,鹭时登时紧蹙眉头,江瓷脸色倏一下变黑,从围裙口袋拿出手机,拨打园区内保安的电话,说有店里有人寻衅滋事,过来处理一趟。

收了手机后,江瓷倒是脸色稍霁。

早在分道扬镳的那天,她就发过誓,不可能再为一个不值得的人生气,因为——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