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 章(1 / 3)

归去,来兮? 逢瑶 1606 字 5天前

墨昭仅仅顿了一瞬,径直走去,摸了摸那女子的脉搏,旋即摇摇头:“她已经下黄泉了。”

说罢,她轻轻掰开女子扭曲的手,借着月光打量一番,扭头道:“殿下可认得?”

谢仪蹲下身,瞄了眼便不假思索:“是秋阑宫的二等宫女,叫穗福。”

一个二等宫女,怎记的如此详细?墨昭觉得有些奇怪,但秉持逝者为大的原则,她没有询问,而是先道:“可此案甚奇,王爷可否去叫些仵作来,我在这儿守着她。”

谢仪原本心中发怵,可毕竟自小生长的皇家,什么样的刑罚没见过?他利落地直起身,立马出了御花园,叫来宫廊上的一群侍卫,让他们拖话给宫中仵作。

至于墨昭,他心想,昭楼主武力高强,怕是鲜少有人能敌,倒是不必替她瞎操心。

……

仵作们听说死了人,忙赶来。

御花园处,蒲柳团下,穗福闭目不醒,尸体旁围着谢仪、墨昭、宋心素三人。

趁着宋心素及一众仵作检查尸体,墨昭不动声色敲打谢仪:“王爷好记性,一个二等小宫女,竟然认得如此之快,可见王爷真心关爱宫人,定是得圣上亲传。”

谢仪莞尔:“在下不过一句话就引来昭楼主一番宏论,在下殊荣。不过是几月前,这小宫女曾在长街撞上我,因为她实在太迷糊、太奇怪,当时就多留意了些。”

墨昭在心中盘算了番这幅说辞,没发现什么问题,肃然道:“倒是我误会了。”

一顿,她忽而来了劲:“为何幕后主使非要杀了穗福?我的意思是,为什么偏偏是穗福?”

“当日穗福冲撞你时,莫不是在思考些什么,才导致她如此迷糊?或者,她纠结的事,就是她的死因?”

墨昭是个想到就会去做的人。她福身:“在下去会会平日里与穗福交好的宫女儿,先行一步,还望殿下向我转达验尸结果。”

她自顾自说完,干脆利索地转身离开。

……

谢璎受了惊吓,皇后让侍女们先服侍她睡下。

可谢璎胆儿小,又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,瞪着个大眼睛盯天花板,愣是睡不着。

她把头蒙在被子里,依稀听到外头侍女在说:“昭楼主,您请回吧,殿下已经睡了。”

墨昭闻言,无奈道:“那好吧,看来我只有明日才能见着公主了。”

“等一下!等一下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