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营卫(1 / 4)

“呼——呼——”

都城彻夜点灯,歌舞升平之外,竹林高处狂风肆虐,呼啸着扯下几片细长的竹叶,穿梭林中不时擦出嘶唳的叫喊。

叶影摇曳间,隐约可见一道瘦小的人儿摇摇晃晃行走其中。

眼前一片黑,头顶的月光不合时宜地被云层遮挡,夺去她的视线。天边雷声震破一切浑浊,与身后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,仿佛碾过她的心脏。

小女孩不敢回头,只能一股脑向前狂奔。雨水倏而滴落,没入土地中不见天日,血腥和仇恨深深扎根。

躲藏在草木山岩中,几个高大身带佩剑的男子驻足草前,小女孩捂着嘴,身体不受控制地发抖,她的脑海一片空白,只求这几人尽早离开莫要发现她。

条条水迹滑落到女孩下颚,或雨或泪,眼前,领头的男子嘴中说了些什么,转过身来。

小女孩瞳孔骤缩。

这张脸,俨然是得胜凯旋的那位定国将军...

爹娘......姐姐......

不要............

“不要!”

床榻上的女子猛然惊醒,额上的细汗诉说着梦魇的可怖。

年祈闭了闭眼,压制下心底的慌乱与燥意,冷汗浸湿脊背。

定国将军?

呵...不过是虚伪小人罢了,年家遭受无妄之灾,他却踩着年家众人的尸首爬向高位......

一簇微光攀上被褥,年祈转头,轩榥外已然天明,徐徐高升的红日彷若这流年之长河,生生不息。

-

卯时二刻,旧衣破败的少年郎穿梭于人烟阜盛的长街之中。东都商贾云集,店肆林立间只闻各路商贩此起彼伏的吆喝声。

满目琳琅的物件儿绊不住少年的脚步,他在一家酒馆前站定,望着牌匾轻喃出声:“祈愿酒楼......”

萧鹤之大步流星来到柜前,“小二,不知你们这可有一位素衣姑娘?”

素衣姑娘?

祈殇摆放好酒坛转过身来,触及少年面容手上滞了一刹,稍一挑眉,显然是认出了他来。

昨日离去前东家曾给他留下张信纸,这少年口中的素衣姑娘莫不就是东家?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