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变活人?鲸?!(1 / 4)

蓝色的赶海能量,桑寄渺这些时日里使用的次数不少。

它就像是万金油,在很多的地方都可以起一点作用。控制水流,放大力量,抚平伤疤……大概是可用的地方太多了,反而如梧鼠之技,多而不精。

金色的功德能量获得不易,一整个位面到现在,桑寄渺也不过积攒了薄薄的一层。

不像赶海能量有各种各样的收割方式,怎么获得功能能量,他只能说有一点头绪,但也并不确定。

可是……看着抹香鲸们欢喜的眼神,酷哥鲸老大身上还在往外渗出的血液,还有他时不时蹦跶的良心……

桑寄渺沉吟了一秒,手指便搭上了金色的能量条。按照平时使用赶海能量的习惯,他一下子抽出了所有的功能能量。

既白皱巴着脸:财迷心痛.JPG

其实也不多。所有的金色能量积攒在一起,也不过只有桑寄渺一个小拇指节那么多,还没有黑黑圆润润的尾巴尖粗。

玄妙的能量一探出能量框的那一刻,溯空明的竖瞳瞬间眯起。他原本随意垂在人鱼锁骨上的尾巴竖起,状似不经意地拍在了桑寄渺的手背。

白玉般的手背一抖,捉住金色能量的手指松懈了一瞬。

墨色的幼龙尾巴扬起,在空中挥下一道无形无声的能量,凝结在一起的金色能量团里被分割了头发丝粗细的一丝。那一丝金线随着尾巴轻轻的一挥,像是被风吹落在了重伤抹香鲸的身上。

剩下了金色功德能量没了束缚,咻地一下回到了自己原本待着的框底,又舒舒服服地窝了起来。

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桑寄渺只是低头一眨眼间,就看到了接收到能量后,变得容光焕发的酷哥鲸。

原本深灰色的抹香鲸,由内而外散发出了一道白光。

白光越来越盛,鲸老大像是一道行走的“发光体”,亮到最后简直比太阳还要刺目。在场的所有生物都不由得眼球一痛,被刺的闭上了双眼。

在无鱼注意的角落里,一滴泪水在桑寄渺的眼尾滑落,化作了一颗浑圆的粉橘色珍珠。圆润的珍珠缓缓地落下,直直地砸到了唯一睁着眼睛的溯空明眼前。

粉橘色,欢喜中混杂着好奇。

小人鱼究竟是的心情,简直暴露无遗。

银色的竖瞳盯着那圆润完美的弧度,鬼使神差地将收回来的尾巴再次伸出。下一秒,粉橘色的珍珠消失在了原地。

这么一来一回,在无知无觉之间偷渡就完成了。除了一条装蛇的龙,谁也不知道它被换到了一堆金灿灿的珠宝山顶端。

既·痛失一颗珍珠毫无所知·白尝试睁眼:怎么了?怎么了?怎么了?哎呦急死灵了,到底怎么回事?!

桑寄渺泪眼朦胧:什么鬼?要被闪瞎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