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(1 / 6)

办公室内的安静也不知是持续了多久,最终还是还是霍知云率先忍不住说话了。

“池叙……”

他单手撑着脑袋轻飘飘叫了一声池叙的名字,声音慵懒得像是每个字都连不成串,随时要散开一般。

眼睛里也透出了几分散漫与倦怠,大概也是困了,却又因着池叙的缘故而不得不强挺着。

池叙抬头看了霍知云一眼,不知道他好端端地忽然叫自己要做什么。

“我看你一直敲字……”边说,霍知云边笑了笑,“是在写些什么呢?”

语气柔得像是在哄一个才刚睡熟的婴儿。

缱绻柔软的疼惜被霍知云小心翼翼地隐匿在深不见底的话尾里,不敢表露得太过明显。

池叙还在生病,这种时候居然还要熬夜加班加点地忙工作,无疑会加重病情。

霍知云自认自己觉悟一向没池叙那么高,也做不了什么焚膏继晷的拼命三郎,在有关池叙的事情上,霍知云的想法一向很简单,他就只想让池叙快乐,想让池叙在这种时候不要再这么卖命,自私一点,多为自己想想。

即便挣的钱到最后确实是都落在自己家兜里又怎么样,身体搞坏了到头来什么都是白扯。

只是霍知云从来不敢将这些话说得太直白太明显,一方面是因为霍知云知道对于自己这样的想法,池叙并不会认同,而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苦口婆心地爹味说教从来都不是霍知云的赛道。

他所在的赛道,是放下全部的少爷架子,对着池叙像只小猫一样地逞娇斗媚又软磨硬泡。

比如现在这轻如蚊蚋地一声询问,就是霍知云软磨硬泡的第一步,因为知道好脾气的池叙是不会介意的。

苍白却明亮的灯光里,霍知云幽深的目光滃然如晨雾,笼在池叙的周围,不露痕迹地将他轻轻包裹着。

就见池叙用食指关节处轻轻推了下眼镜,对着屏幕看了看,对于自己此时的疲惫丝毫不加掩饰。

犹豫了几秒钟之后才对霍知云坦白道:“检讨书。”

“什么?”

刚一开始,霍知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检讨书……那不都是初中高中生该写的东西么?

怎么这会儿硕士都毕业好几年,池总都当上了,结果好端端的又开始写上检讨?

虽说人越活越年轻是好事……但好像应该也不是这么个活法吧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