计划(1 / 4)

等春天 春雨惊蛰 2116 字 5天前

催发蓝雅君产生逃离想法的除了她不愿继续为之的心,还有她现在所处的特殊阶段。

她刚刚成年,正是可以离开家养活自己的年纪。

而且她高考结束,只要选一个远离H省的学校,天高皇帝远,不管是宗春蓉还是郑兴丰都无法拿她怎么样,只要她到了另一个省,拿到学历,就可以像小时候所盼望的那样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像个人一样堂堂正正地活在这世上。

更何况……

荆楚怀给了她底气和方向。

她决定去首都上学。

这件事除了荆楚怀谁也不能说。

郑兴丰已经给她定了目标学校和专业,但是填报志愿的账号和密码只有她知道,最后填送志愿的人也只会自己,她暂时不能出现任何差错,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怀疑,她这些年乖巧地待在宗春蓉身边,包子一样任凭揉搓,除了三年前那次饭局遇到的事让她差点动手杀人之外,她没有做过任何忤逆的事。

没有人会怀疑她。

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做好这个包子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直到填报志愿并拿到录取通知书为止。

她只要有身份证、有录取通知书、有钱,就能离开这里,然后重头开始。

蓝雅君产生了这个念头后,下一次跟荆楚怀见面就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妈妈不会同意我去首都上学的。”

她坐在咖啡店里,跟荆楚怀说:“他们给我已经定好了学校和专业,我以后只能留在H省念H大。”

荆楚怀深深地皱起眉。

他问:“什么叫只能?”

“意思就是,我不能离开H省,最多去A市上学,两个小时的路程,”她隐去了兴丰集团的阴影面,解释道,“我妈妈是郑兴丰的情人,她最近生了我弟弟,那是郑兴丰唯一的孩子,也是集团的唯一继承人。”

“但是我弟弟的年纪太小了,郑兴丰的年纪又大,身上还有不少基础病,随时可能出现意外,所以需要有人代由他,在他退休之后,在弟弟成年之前,把公司看着,以防集团落到别人手里。”

荆楚怀脑子有点乱,他说:“怎么听着跟电视剧似的。”

他看着蓝雅君问:“那你是什么角色?摄政长公主?”

蓝雅君:“……我在跟你说正经的。”

荆楚怀学着电视剧里的文臣们,给蓝雅君拱手行礼,板着一张脸,装作十分正经的样子,礼让道:“殿下请说。”

蓝雅君顺手把手边的抽纸丢到了荆楚怀身上,荆楚怀还是百分百接招,轻松拿过了抽纸,放到一边,听到蓝雅君继续讲那些七拐八绕的跟肥皂剧差不多的东西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