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发(1 / 5)

难戒[破镜重圆] wcoba 2063 字 5天前

两人有段时间没见了,吴知敏叫顾盼周六晚上去她家玩,顾盼应了。

周五,顾盼五点半下班,再次驻足在吉他专卖店门口,透过透明的玻璃窗,一眼就锁定了淡黄的灯光下的古典吉他。

她主动进了门,挑中了早早看上的吉他,价格比她预想的贵一倍,她没说什么,让导购包了起来,打算挑一个合适的时间给陈屿洲。

周六的六点半,顾盼到达西林小区,吴知敏上级在下班前五分钟——六点二十五抓了整个小组去开会。

吴知敏:[天杀的,他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了,我要报警!!!!!!!]

吴知敏:[亲爱的,私密马赛,我估计开会要半个小时,回去十五分钟,一个小时内肯定回,你要不要先逛逛。]

顾盼:[那我先逛逛,买点菜。]

吴知敏:[逛逛可以,别买菜了,我昨天买了一冰箱的菜,吃不完浪费。]

顾盼就没买菜,逛了逛小区,累了就买了瓶水和面包,坐在小区里头的长椅等她。

不知多久,一道百灵鸟般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地方传出:“诶,好巧。”

陈屿洲颔首。

音色让顾盼熟悉,她抬眸,林妙穿了一套白色的运动装,要出门跑步,而陈屿洲像是刚回来,朝向和林妙相反。

“我去跑步了,哦对了,我想起个事儿,我爸前些日子说让我俩相亲,你没答应吧。”

顾盼也没出声,等他俩聊完。

风拂过盛着面包的可降解购物袋,嘶啦嘶啦作响。

“嗯。”陈屿洲回答林妙,却掀起眼皮,目光朝她这侧投来。

“那就行了,我也没答应。”

她爹喝醉后忆往昔,他、陈司还有林妙他父亲是同时入伍,三人是过命的交情,而他爹自己不挣气且堕落,渐渐和老友断了往来,只有陈司还记得他,却也没有常常往来。

他们家也确实是,经营得最差的。

林妙走后,陈屿洲朝她的方向走:“干吗呢。”

顾盼解释来意:“我来找吴知敏。”

陈屿洲:“她人呢。”

顾盼:“在开会,待会回来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